taoist-monks-main_image_meitu_2.jpg

陕西省塔峪村楼观台,任法融(右)与另一位道士谈话。图片来源:第六声托马斯·克里斯托福莱提摄

一个寒冷的冬日清晨,温暖的阳光照在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任法融布满皱纹的面庞上。他白色的长髯随着他说话上下摆动。

“过去的人单纯实诚,懂得?;せ肪?,”任道长坐在楼观台道观院子中的藤椅上说。这里是陕西钟南山,公元前4世纪,老子在这里撰写了《道德经》,这本五千字的著作之后成为了道教的基础。

楼观台翠绿色的屋檐下,苍松翠柏之间,不时有挽着发髻的道士缓缓走过。金色的神龛中供奉着圣人与神仙。偶尔,耳边会有铜铃声传来,打破道观中的寂静。

在这片宁静的世外桃源70公里之外,就是陕西省会西安,一个人口达到900万的城市。在那里,豪华轿车飞驰着驶过高端商场,煤电厂高耸的烟囱不断地向空中吐出有毒的烟气,工厂将污水直接排放到河道中。

屏幕快照 2018-12-19 下午12.44.53.png

道教人士希望改变国人对?;せ肪车奶?。(第六声托马斯·克里斯托福莱提)若视频无法播放,请移步至中外对话优酷频道观看


任道长认为,人类的贪婪和自私打破了世界的自然平衡。作为道家弟子,他恪守无为之道——通常的解释就是顺应事物的自然发展。但面对人们对自然无休止的波坏,任道长和同门道士们感到惶恐,他们感觉不能再“无为”,一致决定要做点什么。

2006年,就在老子当年写下《道德经》的地方,道教界名宿聚集于此,共同签署了《秦岭宣言》,承诺为?;せ肪撤⑵鹨怀∑骄驳摹奥躺锩薄墙顺莆暗澜躺;ね纭?。

目前已经有120家道观加入“道教生态?;ね纭?。一些道观开始使用生物燃料和太阳能照明器材;还有一些道观则通过植树来防止水土流失,并组织志愿者捡拾垃圾。道观中显眼位置张贴着海报和标志,时刻提醒游人认识到自然的重要性。

“道家强调尊重并?;ぷ匀?,一切皆为追求人类与环境之间的和谐,”任道长表示。这想法与他在绿色环保运动中担任的安静低调的领袖角色相得益彰。

Ren Farong, one of the highest-ranking Taoist masters in China, poses for a photo inside the courtyard at Louguantai Temple, Tayu Village, Shaanxi province, Jan. 12, 2017. Thomas Cristofoletti for Sixth Tone

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任法融,2017年1月12日摄于陕西省塔峪村楼观台(第六声托马斯·克里斯托福莱提摄)

道教本质上是与世无争的,无欲无求的,绿色道观网络的行动方式印证了这一点。当其他环保主义者游行抗议、写请愿书、分发传单的时候,道士们相信变革终将自己发生:他们推动环保事业的方式是从自身做起,为他人树立榜样。

“这些道观都自愿投入生态道观的建设当中,”为道士们的环保行动提供支持的宗教与环境?;せ鸹幔ˋRC)亚洲项目负责人何韵对第六声表示?!拔胰衔庑┑拦鄣幕繁P卸岵恍〉挠跋??!?/span>

如果人们遵道法行事,环境自然会重归平衡。

                           —— 任法融,中国道教协会前会长


楼观台的道士们还参与了?;ぶ泄罹叽硇缘亩铩苊?。越来越多的游客涌入神圣的太白山,进入熊猫栖息的森林,逐渐破坏了它们的栖息地。

道士们认为,如果游人都从同一条道路上山,那熊猫就可以不受干扰地平静生活。因此他们与ARC合作,沿着一条山路修建了“铁甲生态道观”,并在旁边开设了一个生态教育中心,使这条路成为了最具吸引力的上山之路。

道士们的思路十分简单:与其张贴标语告诉游人做什么、不做什么,什么对、什么错,他们认为给人们提供一种更具吸引力的上山路线才是更有效的办法。

从某种程度上说,游客破坏了道观的宁静,但道士们也认识到了教育游客的重要价值?!叭绻嗣亲竦婪ㄐ惺?,环境自然会重归平衡,”任道长表示。

距江苏南京不远的茅山道院是中国最大的道观之一,也是绿色道观网络的一员。在这里,宽阔的道路两旁树立着太阳能路灯。从山顶向下望,没有电线杆或者纵横交错的电线破坏视野,可以清楚地看见山下一座巨大的金色老子雕像。在错落有致的道观与大殿中,道观放置的宣传册讲述了?;せ肪痴?、减少垃圾以及各种可持续行为的重要性。

Tourists take photos at the entrance of Yuanfu Wanning Temple, Jurong City, Jiangsu province, Jan. 10, 2017. The complex includes a massive statue of Lao-tzu, the founder of Taoism. Thomas Cristofoletti for Sixth Tone

2017年1月10日,游客在江苏省句容市元符万宁宫入口处拍照。万宁宫内树立着一座巨大的老子塑像。(第六声托马斯·克里斯托福莱提摄)

道观中有一座用于开展书法教学的二层建筑,一块凿出梯级的大石头是抵达上层的唯一通道。按照新建筑原本的设计方案,道士们需要砍掉生长多年的树木,掘出地下埋藏了几百万年的岩石。但茅山道院负责人杨世华表示,自从《秦岭宣言》签署之后,他们就决定不再采取这种破坏性的做法。

“我们把现在的做法称为‘墙让路,路让树’,”穿着道士鞋的杨道长一边沿着天然石阶缓缓攀爬一边说道?!跋衷谡饫镆丫晌艘桓鼍暗?,”他微笑着补充。中国目前共有道观9000余座,道教人士约5万多名。20年前,中国只有1500座道观。但对于信奉道教的人数,官方并没有正式的统计数字。

An aerial view of part of the Louguantai Temple complex, Tayu Village, Shaanxi province, Jan. 12, 2017. Thomas Cristofoletti for Sixth Tone

2017年1月12日,陕西省塔峪镇楼观台鸟瞰。(第六声托马斯·克里斯托福莱提摄)

中国知名道教研究学者范广春认为,中国道教正在复兴?!暗澜绦磐绞空谏仙?,”他告诉第六声。

一方面道教被认为提供了一种从过度物质化的社会中超脱出来的途径,另一方面范广春认为,信奉道教人士的构成成分也在变化。历史上,道教主要的信众来自农村,但范广春说,他发现越来越多受过教育、有着良好收入、甚至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城里人也开始经常来道观参拜。政府也支持道教的发展,并将道教认定为中国唯一的本土宗教。

恶劣的天气和空气污染并没有阻止唐乃春(音)和他的夫人来拜访茅山道观。在接受第六声记者采访时,唐乃春表示,他认为中国的环境问题是快速发展的结果。作为一个“有些”信仰道教的人来说,他听说过道士们的环保运动。在被问到他是否认为道士们的运动可以起到积极影响时,他不置可否地回答了一个“也许吧”。

A Taoist monk helps visitors prepare an offering at Louguantai Temple, Tayu Village, Shaanxi province, Jan. 12, 2017. Thomas Cristofoletti for Sixth Tone

2017年1月12日,陕西省塔峪村楼观台,一位道士帮助访客准备上香。(第六声托马斯·克里斯托福莱提摄)

虽然道士们一直坚持着以身作则的“无为”方针,但也有不少事例表明,他们也在主动地改变人们的行为。杨道长说,“只烧三炷香”的原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以前,大多数道观都出售重达几公斤的香烛。这些香烛钱不仅仅是道士们的收入来源,也是进香者展示诚意(或财富)的方式。但杨道长表示,不受节制的上香已经失控,导致道观上空烟雾缭绕。

“庙会时候,如果你往山顶方向望去,那场面就好像峰顶着火了似的,”茅山道院负责人杨世华说。

“庙会时候,如果你往山顶方向望去,那场面就好像峰顶着火了似的,”他说。他接着补充说,有时候游人的头发和衣服也会着火,而处理大量的香灰也成为道观的一项繁重任务。

当然,香还是要烧的,只不过现在道观里只提供小号香支了,并且每个访客最多只允许请三支。道士们相信,在这个很多人已经失去价值判断的社会里,这种对节俭的呼吁是有积极意义的。

“如果所有的道观都遵循环保的做法,就可以极大地影响我们的弟子、信众和访客,”杨道长说。但他也表示,由于道家凡事讲究顺势而为,道观的环保运动要产生真正的影响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二三十年后,我们或许可以改变我们国家的环保观念,”杨道长说。绿色道教网络的建立是一个开端,正如先贤老子所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补充报道:李悠

原文首发于六筒视觉

翻译:子明